Translate

青樓阿公 | 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


     (高源小說)

只隔了八天,張嘉菱在中午應卯來到喜來大酒樓,先參加了午餐秀,在化妝室遇到了俞苹苹,俞苹苹跟她打了個招呼,說:
  「包特助告訴我說,妳等一下跟他有約會?」
  張嘉菱說:
  「是的,但是我也有話跟大姐說,那就下一次了。」
  說完,張嘉菱就來到董事長室,在室中見到了包正,姚董還未來,而二人是約在此見面的。
  二人坐在沙發上對話,包正說:
  「張小姐,關於貴友鄧先生,我已調查到有關於他的重要資料,這幾日那天有空,我帶妳去一探真相。」
  張嘉菱尋思了一下子,說:
  「什麼真相?」
  包正說:
  「去了就知道了。」
  接著說:
  「我們這麼說定,就後天,下午七時半在龍山寺大門口見面,妳改扮男裝,一個人去,不可以告訴任何人,特別是鄧先生,否則的話,一切後果由妳承擔。」
  包正再說:
  「當天,我帶妳去任何地方,不可以拒絕,到達目的地後,只可以沉默地觀察,不可以吭氣,不可以吃驚打怪,食物,酒等可以適量,多看我的臉色及指示動作。」
  這是四月上旬的台灣,原野已是草長鶯飛,氣候稍涼台北龍山寺周遭是人聲,車聲喧嚷,大門前兩旁排坐著廿多位男女按摩師,有明眼的,有瞎子,有的已有客人在被馬沙基,七點半剛過,大門口站著二位男士,一位較高,看來約四十,另一位較矮瘦,看來三十左右,二人略談了幾句話,就相偕往廣州街華西市場方向走去,緩緩地來到華西市場附近,走進一個窄巷子,那位較年長的,說:
    「張小姐,這裡面是萬華有名的阿公店。」
    原來,一位是女扮男裝的張嘉菱,另一位是包正,二人一前一後往巷子裡走去,看到眼前的是櫛比鄰立一間間二、三樓的小店面,在窄門前每間都站立著年紀中年及燕瘦環肥的小姐,當有郎客走近時,都會喚:
    「來街,來街!」
    的聲音,有的還會趨前強拉硬扯。
    再瞅一瞅,每間門上都置一小匾,如「小鳳仙,賽金花,梳妝樓,摸奶巷,鹿港居,吟松閣……
    包正低聲說:
    「那些叫小鳳仙,賽金花,梳妝樓等的老闆娘可能是大陸妹,叫摸奶巷,鹿港居,吟松閣等的,老闆可能是本省人。
    張嘉菱依約不吭氣,暗思!
    「這包特助帶我來這種勾欄之地幹什麼?葫蘆裡賣什麼藥?」
    續往深處行去,拐個彎,來到一個窄巷子,看到的景象跟那較寬巷 子的類似,也是一間間小型二、三樓的透天厝窄門口前也都站立著小姐們向路過的郎客招手,喚……待續

回目錄

風花毒月 3 | 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


     (高源小說)


包正說:
   「直爽地告訴張小姐,第一次見到鄧先生是在俞府,印象裡是似曾相識,回辦公室後,我就去查資料及報章,竟然發現,他是吃過牢飯的人,罪名是恐嚇、勒索、販毒,且是累犯,張小姐怎麼會跟這種人來往、而且……」
   說到這,只見那張嘉菱低頭不語,包正說:
   「怎麼,妳是知情的?」
   張嘉菱搖著頭,說:
   「我只知道他吸毒,但是並不知道他販毒,以及坐過牢。」
   包正臉色肅正,從抽屜裡取出二張報紙,說:
   「妳看,他被逮捕的消息還上過報呢!」
  張嘉菱瞄了一下,但不吭氣。
  包正說:
  「張小姐怎麼會跟這種痞子來往?還幫他借錢?」
  張嘉菱皺著眉頭,說:
  「他幫過我的忙,而且對我很好。」
  包正微搖著頭,說:
  「請問,對妳很好,是什麼意思?想像中,妳們倆人一起服毒,是吧,還有,妳的錢也大多用在吸毒上,是吧?」
  張嘉菱低頭不語,額上冒出汗珠。
  包正說:
  「張小姐既然須向俞小姐借錢,想像中,妳的儲蓄早已用完了,是不?」
  張嘉菱表情有點痛苦,然後說:
  「是的,我的存款簿在約一個月前提領光了,但是,除了錢以外他保護我,他對我很好,言聽計從,有人欺負我,他和手下都會保護我。您知道,演藝人員拋頭露面的風險。」
  包正說:
  「不瞞妳說,有時我發現妳們女人的情感真是好騙。」
  張嘉菱說:
  「此話怎說?」
  事實上,她早已聴說,那包正不但是姚董事長的特別助理,另外,在暗地裡他還是某幫派的大執法,但在執什麼法,則不甚清楚,只見那包正說:
  「讓我喚一聲張姐妹,因為我們是多年同事,不願看妳陷下去,見死不救,就告訴妳吧,那鄧力得已歷經好幾個女人,而且每個女人都像衛生紙一樣,用過就丟,個人賠了夫人又折兵,有的還下場不堪。」
  張嘉菱眉頭緊皺,說:
  「竟然有這種事,請問,有實證嗎?」
  包正說:
  「事證不難,約一禮拜後,待我查證後告訴妳。」
  今日二人的談話就暫時到此為止,在臨別前,包正告訴張嘉菱說,今日談話要慎為保密,不可告訴任何人,包括俞小姐在內,特別是鄧力得,否則後果自負。
  卻說,那張嘉菱一輩子還沒遇到過這等事,於是等待、靜默、等待……」至到八天後,一天到喜來上晚餐班,包正約她次日晚七點半到萬華龍山寺大門口見面,告知,要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見一位特別的人,並告知,不可告知任何人,否則約會取消,且一切後果自負。」
  聽到包正一再說什麼,不可告訴任何人,特別是鄧力得,並提醒,一切後果自負,張嘉菱一邊姑疑,另一邊,在與鄧力得相處時盡量保持沈默。>>> 繼續閱讀 4 青樓阿公




風花毒月 3 | 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


     (高源小說)


包正說:
   「直爽地告訴張小姐,第一次見到鄧先生是在俞府,印象裡是似曾相識,回辦公室後,我就去查資料及報章,竟然發現,他是吃過牢飯的人,罪名是恐嚇、勒索、販毒,且是累犯,張小姐怎麼會跟這種人來往、而且……」
   說到這,只見那張嘉菱低頭不語,包正說:
   「怎麼,妳是知情的?」
   張嘉菱搖著頭,說:
   「我只知道他吸毒,但是並不知道他販毒,以及坐過牢。」
   包正臉色肅正,從抽屜裡取出二張報紙,說:
   「妳看,他被逮捕的消息還上過報呢!」
  張嘉菱瞄了一下,但不吭氣。
  包正說:
  「張小姐怎麼會跟這種痞子來往?還幫他借錢?」
  張嘉菱皺著眉頭,說:
  「他幫過我的忙,而且對我很好。」
  包正微搖著頭,說:
  「請問,對妳很好,是什麼意思?想像中,妳們倆人一起服毒,是吧,還有,妳的錢也大多用在吸毒上,是吧?」
  張嘉菱低頭不語,額上冒出汗珠。
  包正說:
  「張小姐既然須向俞小姐借錢,想像中,妳的儲蓄早已用完了,是不?」
  張嘉菱表情有點痛苦,然後說:
  「是的,我的存款簿在約一個月前提領光了,但是,除了錢以外他保護我,他對我很好,言聽計從,有人欺負我,他和手下都會保護我。您知道,演藝人員拋頭露面的風險。」
  包正說:
  「不瞞妳說,有時我發現妳們女人的情感真是好騙。」
  張嘉菱說:
  「此話怎說?」
  事實上,她早已聴說,那包正不但是姚董事長的特別助理,另外,在暗地裡他還是某幫派的大執法,但在執什麼法,則不甚清楚,只見那包正說:
  「讓我喚一聲張姐妹,因為我們是多年同事,不願看妳陷下去,見死不救,就告訴妳吧,那鄧力得已歷經好幾個女人,而且每個女人都像衛生紙一樣,用過就丟,個人賠了夫人又折兵,有的還下場不堪。」
  張嘉菱眉頭緊皺,說:
  「竟然有這種事,請問,有實證嗎?」
  包正說:
  「事證不難,約一禮拜後,待我查證後告訴妳。」
  今日二人的談話就暫時到此為止,在臨別前,包正告訴張嘉菱說,今日談話要慎為保密,不可告訴任何人,包括俞小姐在內,特別是鄧力得,否則後果自負。
  卻說,那張嘉菱一輩子還沒遇到過這等事,於是等待、靜默、等待……」至到八天後,一天到喜來上晚餐班,包正約她次日晚七點半到萬華龍山寺大門口見面,告知,要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,見一位特別的人,並告知,不可告知任何人,否則約會取消,且一切後果自負。」
  聽到包正一再說什麼,不可告訴任何人,特別是鄧力得,並提醒,一切後果自負,張嘉菱一邊姑疑,另一邊,在與鄧力得相處時盡量保持沈默。

 待續



風花毒月 2 | 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

(高源小說)

鄧力得微皺著眉頭,說:
   「我不認識包先生,請問,您在那裡看到過我?」
   包正也微搖著頭說:
   「也記不起來了,也許是在餐廳吧!,先生有去過敝喜來酒店麼?」
   鄧力得說:
   「貴店是知名酒店,本人偶爾光臨,事實上,本人是張小姐的歌迷。」
   談話間,客廳門走進菲傭愛麗,說:
   「年飯即將上桌,俞小姐正在廚房裡忙。請諸位貴賓到餐廳上座。」
   於是大伙相偕走進餐廳,隨後,俞母也到,坐主位,俞苹苹接著到來,齊聚用餐。
   原來,今天這餐是外燴,由稻香園大廚掌杓。
   餐後,俞苹苹把張嘉菱請到臥房,當面交給她一包東西,說:
   「銀行大概初六後才會開張,這裡是參拾萬,拿去先用。」
   大年初八,百業多已開張,喜來大酒樓也在大門張貼出:
   「今日開張」的紅貼子。
   另紅貼寫道:
   「主持人:俞苹苹,率台港明星,名歌星進場候教」
   今年的新春團拜是由姚董事長偕俞主持人主持,兩人站在圓型舞台上,眾職工在台下餐桌周圍圍站,較為特別的是,歌星張嘉菱也應邀前來。
   團拜完,俞苹苹同姚董,包正來到董事長室談了約半個鐘頭,然後,包正來到節目部,這時節目部室內只有包正同張嘉菱二人。
   只見張嘉菱滿臉疑惑,因為,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。
   二人分椅坐下,包正率先啟口:
   「俞苹苹告訴我說,那鄧力得是張小姐的朋友?」
   張嘉菱點頭說:
   「是!」
   包正說:
   「俞小姐再告訴我說,大年初七在俞宅,小姐開口跟俞小姐商借二百萬,說是籌款給鄧先生經營食品?有這回事麼?」
   張嘉菱微皺著眉頭,說:
   「是有這麼回事,那是俞小姐告訴你的嗎?」
   包正說:
   「是的,是俞小姐說的,她還告訴我說,她已經給了妳參拾萬。張小姐把款子交給鄧先生了吧?」
   張嘉菱說:
   「是的,我當天就轉交給鄧先生了,他說是急用。」
   包正說:
   「張小姐知道那借款將用做什麼?」
   張嘉菱說:
   「他說,投資在他的特別食品,還說,利潤以數倍計。」
   包正說:
   「張小姐有看到過,鄧先生經營的是那種食品嗎?」
   張嘉菱皺著眉頭,說:
   「包先生怎麼問得這麼詳細,難道說發現有什麼不對麼?」
   包正面色看來有點神秘,說:
   「不瞞張小姐,你我同事若干年,所以對於妳的事自然十分關心,說老實話,是俞小姐拜託我去調查妳那男友的事,特別是鄧先生提出那借貸二百萬的事,於是我就著手調查。結果查到那鄧先生的一些重要背景,妳可要小心喲,這可不是鬧著玩的……」
   張嘉菱皺著眉頭說:
   「什麼,要我小心,小心什麼?」
   包正說:
   「避免浪費時間,我就直說了,鄧先生貸借的錢,非常可能是去販毒,還有……」
   張嘉菱的臉色看起來是驚吓到了,說:
   「包先生怎麼知道那錢是要去販毒,還有,還有什麼?」>>> 繼續閱讀 

新春宴會 1 | 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 (高源小說)

新春宴會 1 (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)

   2012年大年初七,陽曆129日,上午不到十一時,俞苹苹在濟南路的前後院三層樓住宅,來了二位客人,一男一女,菲傭把他們迎進一樓客廳,沙發椅坐下,沒多久俞苹苹從二樓走下來,坐下主沙發說:
   「恭喜新年好,吉祥如意,請問張嘉菱,旁邊這位先生怎麼稱呼呀?」
   原來那位小姐是張嘉菱,她說:
   「有一段時間沒來拜訪俞大姐了,前些日子俞大姐邀吃春酒,說什麼也要到,小妹身旁的這位叫鄧力得,是我去年認識的朋友,久聞大姐大名,趁便也來拜個年。」
   俞苹苹微笑著說:
   「鄧先生好,在那裡高就呀?」
   鄧力得說:
   「在下是做食品的,特別食品,跑單幫。」
   俞苹苹微縐著眉頭,問:
   「特別食品,那一種?」
   張嘉菱說:
   「大姐就不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了,想客人們就要到了,小妹現在有一件要事要跟大姐談談,隔壁房間?」
   俞苹苹說:
   「那,有話我們就到餐廳去談。」
   於是,兩人相偕前往餐廳大圓桌分邊坐下,此時,大圓桌已擺好十人份的中餐餐具。
   張嘉菱率先開腔,俞苹苹看她面色不像過往紅潤,有點蒼白,訥訥地說:
   「小妹,想跟大姐週轉二百?」
   俞苹苹以詫異的表情,問:
   「二百,二百萬麼?」
   張嘉菱訥訥地說:
   「二百萬,只借三個月。」
   俞苹苹說:
   「是妳自己用麼?」
   張嘉菱說:
   「不,是鄧大哥臨時投資急用。」
   俞苹苹說:
   「鄧先生用?投資食品麼,什麼食品?」
   談話中,那菲傭愛麗走進餐廳,說:
   「主人,客廳又有三位客人來到。」
   俞苹苹說:
   「嘉菱,借錢的事等會再談,我先去應付一下客人。」
   於是,兩人又偕回客廳,原來來客是T電視台周董事長及夫人,還有節目 部主任葉小姐。
   在客廳裡,彼此拜個晚年,那周董事長和葉小姐原來都認識張嘉菱,於是俞苹苹給他們介紹鄧力得。
   眾人分坐在沙發上談話,周董事長說:
   「應邀來吃春酒,趁便拜個晚年,不知另座的先生貴姓,我好像還未見過。」
   俞苹苹微笑著說:
   「這位是鄧力得,張小姐的朋友,做食品的。」
   周董事長說:
   「鄧先生請坐,大家坐下來聊。」
   不想,此時門鈴響了。沒幾分鐘,愛麗引進二位男客,俞苹苹含笑地說:
   「姚董事長,包大哥,恭喜發財,來,讓我給二位介紹在坐的來賓們。」
   於是,俞苹苹給三方介紹,原來,姚成軒和周董事長是舊識,張嘉菱曾上T電視台演唱過,所以,也認識葉小姐,接著,張嘉菱給五人介紹鄧力得,並告知鄧大哥是食品經紀人。
   眾人坐在沙發上閒聊,俞苹苹說:
   「飯菜大概要好了,我去廚房瞧瞧,愛麗跟隨我一起去,順便擺設一下餐桌。」
   俞苹苹同愛麗離去後,包正率先開口:
   「鄧先生,我們好像在那裡見過?」>>> 繼續閱讀 





  

風花毒月- 4 | 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


張嘉菱說:
   「鄧大哥,今天謝謝你們請客,改天回敬,今晚我和江小姐都會留在此處,還有節目。」
   鄧力得吃驚地說:
   「還有節目,什麼節目?」
   張嘉菱微著說:
   「麻將,二天前約好的,可能會打到今天中午。」
   鄧力得感到既掃興又無奈地分手。
   開車離開溫泉居,小三說:
   「這個地方真是高級,有洋客,洋妞,在場還有個上位。」
   鄧力得看來有點生氣地說:
   「高級,你知道今晚花了多少錢嗎?」
   小三愣愣地說:
   「花了多少?」
   鄧力得倖倖地說:
   「一共差不多十五萬,五糧液每瓶一萬二,共八瓶,菜十盤,每盤八百,二位小姐是算鐘點的,雜支,另加小費加一,連小姐的毛都沒摸到,這筆帳我都算在張小姐頭上。」
   老五插了一句:
   「老大,小弟聽說,有的招待所備有介紹費二到三成。」
   鄧力得倖倖地說:
   「咱倒要看看這羊毛出在誰身上,嘿,嘿。」>>> 繼續閱讀 



風花毒月- 3 | 歹路黑白 之 監獄風雲



說著,談著,一位看起來雍容華貴的中年婦人走向這六人桌前,微笑著說:
「歡迎貴賓光臨,本人姓苗,大家第一次見面,名字不重要,你們或叫我苗小姐,或上位皆可。聽內侍說,諸位要叫我點菜?」
鄧力得說:
「上位,好,本人是只會喝酒,但是吃點的外行,點菜的事就由上位全權,我們有六個人,量要足,不要令人感到寒酸。」
苗小姐說:
「菜您盡管放心,包君滿意,另外,本招待所有年輕小姐,美國的,俄羅斯的,韓國的隨侍,他們個個會跳舞,能喝酒,我馬上交待放音樂,諸位可以上小舞池跳舞,如有必要,我也可以陪諸位跳,還有什麼交待嗎?」
鄧力得說:
「苗小姐,不,上位,請問這上位的意思什麼?」
苗小姐說:
「告訴鄧先生,這是有典故的,話說,當年明太祖朱元璋在做抗元義軍時,義軍中叫大帥的一大票,後來他的首席軍師李善長獻策,廣積糧,緩稱王,因此他既不歡迎下屬喚他大帥,甚而至於王,李善長開始喚他上位,朱元璋欣然接受,於是從此成為習慣。」
鄧力得說:
「原來如此,恕在下孤陋寡聞,那請問上位怎麼稱呼您老公呢?」
苗小姐微笑著說:
「我也叫他上位!」
說完、離去,不久後,五糧液先上桌,接著菜肴一盤盤地端上,樂聲響起,「你是否真的愛我」:
張嘉菱說:
「鄧大哥會跳舞麼,我請大哥跳這曲Rumba。」
鄧力得搖頭說:
「我不會跳舞,只會喝酒,來,諸位,乾杯!」

如果你真的愛我
請直爽地告訴我
千萬別拐彎抹角,說
可能,也許,perhaps
如果您真的沒做決定
請直爽地訴我
千萬別拐彎抹角地,說
可能,也許,perhaps
如果妳真是我擁有的
請直爽地告訴我
千萬別拐彎抹角地,說
可能,也許,perhaps
請告訴您的真意
因為我是真心地愛妳
真的、真心,Truly
看這桌沒人上舞池跳舞,知道這些人是吃渾不踫素的,交待小姐上二位喝酒的來桌。
沒多久,上位帶來二位小姐,一位碧眼金髮的,坐下來說:
my name is linda. This is my first table today, lets乾杯!」
說完,乾了一杯!
另一位小姐是黃皮膚,黑頭髮的,坐下來說:
「小妹是韓國人,叫林金慧,敬諸位,乾杯!」
說完,舉杯一飲而盡。
上位含笑地說:
「我的酒量不好,隨意,另外菜就要上來」
喝了一口,就行離去。
接著菜肴一一地端上桌,看來都是小盤的,接著談笑聲,划拳聲以此桌最為熱鬧,令隔鄰側目 。
鄧力得看五糧液將盡,叫內侍再上四瓶。
就這麼混到清晨二點多,鄧力得跟張嘉菱說:
「張小姐,我們不勝酒力,想收攤了,讓我們送妳倆回家?>>> 繼續閱讀